当前位置:主页>散文随笔> 生活随想

生活随想

  随着赛程的紧张推进,引来一阵阵激情澎湃的欢呼。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内一片生机勃勃,一场足球赛正在这里如火如荼地进行。这并不是哪一支专业足球队在比赛,而是清华附中奥森校区学生们正在进行的第四届校园足球联赛的场景。

  学习啦:书,是人类的朋友。母亲节手抄报虽然一生读不了多少书,但是能够看多少算多少。随心随性。仅仅而已。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篇《生活随想》。

  如果星期一,要开会了。我跟另一个班主任,叫学生们下来,我们都坐在草地上,我就在那里讲话。讲得激情澎湃。血气方刚。

  我帮她,其实让我想起那段岁月。那段寂寞得可以拧出水的岁月。我跟学生打球,我跟学生踢球。学生拔河,我撕心裂肺得给他们加油。学校奖励了五十块钱,我直接拿给他们去庆祝。

  2013年,我们师徒俩都被市评为“教坛新星”。我很是尴尬。我们拍了一张照片,后来一起去喝午茶。

  这一个夏天来得这般猛烈。台风一个又一个,已经是第十三个的。吹着,吹着,吹着生命的号角。吹着大地的沧桑。

  今晚,去一趟书店。转一转。也许,作为读书人,最后一个角落了。可是。你们的管理者,不敢苟同。也许,这就是现实。

  拼命的工作,就是为了生活过好一点,惬意一点,一旦因为工作,而影响到生活,那么这样的工作,本身就有问题了。

  我进入了所谓的“新华书店”。说是新华书店,其实真正的书不多,都是一些纸和文字的混合物。所谓的书,是一定要有灵魂的,不是印刷品。

  尽管如此,还是进去并且爬上了二楼。在现代文学的那个栏里,整整地站了二个钟头,最后买了三本书。一本是曹文轩的《红瓦》、两本分别是黄礼孩主编的《出生地》和《异乡人》的诗选。书,是人类的朋友。虽然一生读不了多少书,但是能够看多少算多少。随心随性。仅仅而已。

  诗歌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那是一文不值的。甚至,说到诗人很多人是把他跟精神病人连在一起的。往往是含有贬义的。也许是一个时代的无奈,也许这是一个民族的悲哀。

  真正的诗歌,不求时代的怜悯,也不投合公众的趣味,它孤立的存在本身,依然是了解这个时代的不可或缺的精神证据。

  而我们如今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越来越多地产生平庸与粗鄙的写作,这个写作大势一旦形成,一个没有灵魂的时代就诞生了。

  我觉得正如谢有顺所说的,它是一根精神的刺,又如一把能防止腐败的盐,写景散文一直在时代的内部坚定地存在着。我想这是最生动的阐释吧。

  它可以在你腐烂而堕落时,给你一把高浓度的盐,把你腌制起来,不会腐败得更快。让你自己慢慢的去修复。

  诗歌是诗人真实性情的流露,是诗人生命的自然运转和发挥;它为此在提供注释,为当下想象未来;它为生命的衰败而伤感,为灵魂的寂灭而疼痛。

  诗歌的存在就要告诉我们,在俗常的生活之外还有另外一种生活,在凝固的精神之外还有另外一种精神的可能。

  可是,如今又多少人愿意读诗歌呢,又多少人愿意写诗呢。因为它不能挣钱,不能改变窘迫的生活现状。

  现代人觉得一切没有实用价值和传播意义的微妙感受,都不应该存在。这个以诗歌为可耻的时代,正被一种实用主义所驯服,被一系列经济数据所规划,被冷漠的技术主义所奴役。

  因为缺少了诗歌,这个社会变得很粗糙,很卑劣。已经没有信仰了。散文随笔所有的人都想一夜之间想暴富。一夜之间想成名。

  没有了李白,没有了杜甫,没有了苏轼,随笔感悟没有了海子,那么我们知道那个时代的真正的灵魂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诗歌最重要的是能够解析灵魂、直抵人心。我们写的诗歌不仅要与人肝胆相照,还应该与这个时代肝胆相照。这样的诗,才是存在之诗,才是灵魂之诗。才能触动我们内省深处拿一根微弱的弦。

  社会在慢慢的改变,人和事都在改变。变得让你感到很陌生,就像玻璃里的影像,触摸不到,又离你很近很近。真的让你害怕,恐惧。

  就像梅兰芳和杨小楼,在国破了,家亡了,官员和将士们都跑了的情况下,两个“伶人”,还在唱最后一处“别姬”。

  我们可以想象出当时两个人的内心世界,绝对是无奈的,绝对是心酸的。谁能懂得他们的心声呢,没有人懂。

  可以看出他们那是对艺术的钟爱,对艺术的尊重,对祖国的一腔热血。中国有多少人能够这样。很少很少,几乎约等于零。

  最后,我想到用余杰的一句心灵独白作为结尾吧,“异想天开是一个我非常喜欢的成语。异想真能打开天堂的门吗?要想记载自己全部的胡思乱想,这篇札记永远无法结束。就此打住,因为异想仅仅是我个人的”。

标签 :